行使起訴裁量權應達致訴訟合理
時間:2020-06-14  作者:熊紅文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訴訟合理理念的核心就是“合理”。為了實現訴訟合理,辦案人員必須擯棄機械執法的陳舊觀念,準確領會和把握法律精神,綜合運用法律、司法解釋、刑事政策、司法理念等,從實現司法公正、促進社會和諧這一根本目標出發,大膽、靈活而又理性地行使自由裁量權。

□辦案人員在適用相對不起訴時,應遵循以下四個原則:一是公訴法定和公訴個別化并用的原則;二是刑罰謙抑原則;三是平等公平原則;四是訴訟效率原則。

訴訟合理理念,即訴訟的合理性,亦稱訴訟的妥當性,是司法理念的重要內容之一。訴訟合理理念要求司法人員在從事訴訟活動時必須根據案件的實際情況,在法律規定的范圍內結合其他相關因素加以綜合考慮,恰當行使法律賦予的司法權,努力使形式正義和實質正義同時得以實現。

對于公訴辦案人員來說,訴訟合理理念就是在起訴便宜主義原則的價值基礎之上,遵循現代刑事訴訟中普遍得到承認和適用的“相對合理理念”,貫徹“懲罰犯罪與保障人權相結合”這一刑事訴訟的基本政策,注重公共利益和刑罰的效應,使得國家公訴朝著更加有序、公正、合理的方向健康發展。

對于我國公訴辦案人員來說,強調訴訟合理理念至為重要。這主要是因為我國是成文法國家,“法有限,情無窮”,成文法的一個主要缺陷就是有限的法條不足以規制層出不窮的違法犯罪,這種情況下,只要人們在追求法律的普遍性、確定性和客觀性的同時又不放棄追求妥當性、公正性和合理性,法治視域中的外部規則制約就不可避免地伴隨著主體的自由裁量。因此,辦案人員在審查起訴辦案中不可避免地要行使自由裁量權。然而,由于當前有的辦案人員法律素養不夠高,不能準確把握和理解法律精神,因此,習慣于機械司法,導致有的案件處理表面上符合法條規定,但實質上違背了法律精神,損害了司法公正。

訴訟合理理念的核心就是“合理”。為了實現訴訟合理,辦案人員必須擯棄機械執法的陳舊觀念,準確領會和把握法律精神,綜合運用法律、司法解釋、刑事政策、司法理念等,從實現司法公正,促進社會和諧這一根本目標出發,大膽、靈活而又理性地行使自由裁量權。根據《牛津法律大詞典》的解釋,自由裁量權是指“酌情作出決定的權力,并且這種決定在當時情況下應是正義、公正、正確、公平和合理的”。所謂公訴裁量權,是指依照法律規定,在審查相關證據的基礎上,對具備足夠犯罪嫌疑、符合法定起訴條件的犯罪嫌疑人是否提起公訴進行斟酌、選擇并作出處理決定的權力。

刑事訴訟法規定,對于犯罪情節輕微,依照刑法規定不需要判處刑?;蛘咼獬譚5?,檢察院可以作出不起訴決定。這也就是公訴實踐中所稱的相對不起訴。相對不起訴是公訴裁量權的具體適用,公訴裁量權的合理行使,也體現在對相對不起訴權的合理適用上。

刑事訴訟法為保證檢察機關正確行使公訴裁量權,?;ぐ訃筆氯說暮戲ㄈㄒ?,對適用相對不起訴規定了一系列制約措施,包括被害人的制約、被不起訴人的制約、公安機關和法院的制約等。但是,相對不起訴在適用中的主要問題不是因為可能濫用而加強制約的問題,而是適用太過謹慎甚至幾乎不用的問題。

造成這一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由于法律上對相對不起訴的制約相當嚴密,目前檢察官的權力清單中還沒有實現放權,有的辦案人員怕麻煩,同時出于避嫌心理而將犯罪嫌疑人一訴了之;其次是緣于實踐中普遍存在的重刑主義思想和刑罰萬能主義司法觀念,從而導致一部分完全可以適用相對不起訴的案件被起訴至法院;最后是緣于對相對不起訴的法學研究尚不夠普遍和深入,從而導致理論上未能形成一整套科學、合理的公訴裁量權適用體系。

大膽、準確、理性行使相對不起訴權是實現和諧公訴的必然要求。辦案人員應當在司法實踐中不斷積累經驗,不斷總結合理適用相對不起訴的方法策略。具體地說,筆者認為辦案人員在適用相對不起訴時,應遵循以下四個原則:

一是公訴法定和公訴個別化并用的原則。公訴法定,指的是凡是對案件作出不起訴處理的,都必須嚴格把握法律規定的適用條件,嚴格依法定程序進行,既要防止錯案,也要防止打擊不力放縱犯罪。公訴個別化,指的是對相對不起訴案件不能作類型化、概括而籠統的審查,在公訴實踐中,運用法律處理具體案件并不是一個機械照搬法條的過程,更不會形成千案一律的結論,要考慮本案的具體情況,實現個別公正。正如德國學者李斯特曾指出:“刑事政策并非對社會的,而是對個人的,是以個人的改善、教育為其任務?!閉飧鍪瀾縞廈揮辛礁鐾耆嗤娜?,也沒有兩個完全相同的案件,每個案件都有其與其他案件相區別之處,辦案人員要全面審查案件的事實情節、犯罪動機、犯罪嫌疑人成長環境、家庭背景等各方面具體情況,以個別化的眼光審查判斷這個案件是否適合作相對不起訴。這既符合刑法的罪刑相當原則,也是“區別對待、懲辦與寬大相結合”這一刑事政策的必然要求,有利于更好地實現刑事法律的一般預防和特殊預防功能。

二是刑罰謙抑原則。刑罰謙抑原則,簡而言之就是能不適用刑罰的盡量不適用刑罰,只有出于特殊預防和一般預防的必要而不得不適用刑罰時,才得以適用刑罰。刑罰謙抑性原則是當今刑事司法領域非刑?;?、非監禁化普遍趨勢的要求。辦案人員在訴訟活動中應擯棄“有罪必訴、有罪必?!鋇謀ㄓπ譚9勰?,在起訴一個案件時慎之又慎,時刻考慮到一旦將案件提起公訴,程序將不可倒流,犯罪嫌疑人必然面臨接受刑罰處罰的命運,在結合案件情節、危害結果、社會影響程度以及當事人狀況等各方面因素加以綜合考慮下作出相對不起訴的決定,以使公訴權的運用更加必要和合理,對待犯罪的方式更加文明、人道和寬容。

三是平等公平原則。平等是近現代法律的最基本、最核心的理念與價值。沒有平等,任何法律的意義與價值的實現幾乎都是空談。倡導法律面前人人平等,?;っ課壞筆氯說姆扇爍?、法律權利的平等至關重要。我國刑法、刑事訴訟法均明文規定了適用法律人人平等原則,體現在適用不起訴上,就是要求辦案人員不論犯罪嫌疑人是何身份、地位、學歷、背景等,在決定是否適用不起訴時始終堅持統一的標準。

四是訴訟效率原則。相對不起訴雖然是檢察機關的終結訴訟行為,但也仍然要堅持訴訟效率原則,即盡可能快速地審理終結,作出不起訴決定。實踐當中,有的辦案人員對符合相對不起訴條件的案件猶豫不決,或者等待觀望,審查完畢也遲遲不提出審查意見,再加上相對不起訴案件一般都要經過檢察官聯席會議討論、報分管副檢察長甚至檢察長審批或提交檢委會審議決定,常常是用盡了審查起訴的時間。這種情況下作出的不起訴,雖然實現了實體公正,但喪失了訴訟效率,遲到的公正已經不能說是完整意義上的公正。因此,辦案人員始終要牢記,審查起訴期限只是法定的最長審限,而不是每個案件都要將審限用完,對于符合不起訴條件的案件,應盡快提出意見,提交討論和審批,使符合不起訴條件的案件嫌疑人盡快恢復人身自由,體現司法公正的及時性。

(作者為全國檢察業務專家、江西省南昌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成員、檢委會專職委員)

[責任編輯: 佟海晴]
{ganr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