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案-件比”為指引提升補充偵查工作質效
時間:2020-06-14  作者:賀紅強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退回補充偵查,是對“一次偵查”辦案工作的補充,當檢察機關認為偵查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案件需要進一步查清事實或補充證據時,將案件退回偵查機關繼續偵查以完善刑事指控體系。我國退回補充偵查呈現如下特點:退回補充偵查案件數量較大、占比較高;《退回補充偵查提綱》等法律文書寫作粗疏,說理性不足;退回補充偵查占用時間普遍較長,將補充偵查期限用滿用足多見,甚至成為變相延長辦案期限的手段,導致程序異化等現象。上述情況嚴重影響退回補充偵查效果,偏離了制度設置的初衷,不僅降低了訴訟效率,而且增加了當事人的訴累,影響民眾對司法的滿意度。為進一步完善以證據為核心的刑事指控體系,加強和規范補充偵查工作,提高辦案質效,最高檢、公安部前不久共同制定《關于加強和規范補充偵查工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對如何確保公正司法提出了明確要求。

“案-件比”是最高檢在《檢察機關案件質量主要評價指標》中確立的核心指標,是指發生在人民群眾身邊的“案”,與該“案”進入司法程序后經歷的有關訴訟環節統計出來的“件”,形成的一組對比關系。具體而言,“案”是指發生在人民群眾身邊的案,也就是我們通常說的有一個案子在法院、在檢察院等;“件”是指司法機關在辦案過程中,在統計上作為一個個“案件”數量來統計的案件?!鞍?件比”直觀反映案件經歷的訴訟程序繁簡、業務活動多少和訴訟期間長短?!凹筆降?,表明“案”經歷的訴訟環節越少,辦案時間越短?!鞍?件比”引導檢察機關公正與效率并舉,通過將每一個訴訟環節的工作做到極致,減少不必要的訴訟環節,縮短訴訟時長,追求“質”“效”同增,讓群眾關注的法律結果盡快呈現。

退回補充偵查,是檢察機關圍繞“案”開展的十多種節點性業務活動之一,客觀上引起辦案程序回轉,屬于“程序倒流”,計入“件”的范疇。當前,退回補充偵查已經成為影響檢察機關“案-件比”的重要因素,在有的地方其權重僅次于延長審查起訴期限。不當運用退回補充偵查不僅增加被追訴人的訴累,還影響檢察機關的業務考評,應當以“案-件比”為指引提升退回補充偵查工作質效。

首先,應當以捕訴一體化為契機,在逮捕階段發揮檢察引導偵查功能,緩解審查起訴階段退回補充偵查的壓力。重大、疑難、復雜案件的證據結構和體系通常較為復雜,對證據收集的規范性要求也較高,提高偵查階段的取證質量必定會減輕審查起訴階段退回補充偵查的負擔。捕訴一體化改革貫通捕、訴環節,使檢察機關能夠將審查起訴的證據要求傳導到審查逮捕階段。檢察機關因證據不足作出不批準逮捕決定,對于需要補充偵查的案件,應當制作《補充偵查提綱》;對于批準逮捕要求公安機關繼續偵查的案件,可以制作《繼續偵查提綱》。以審查逮捕為切入點,發揮捕訴一體化證據補強的優勢,一方面,消除捕、訴在審查案件中的認識分歧,另一方面,消除捕后訴前的監督盲區,盡可能在移送審查起訴前就做好偵查引導工作,使公安機關在偵查階段就將證據體系完善,達到精準指控犯罪的目標,減輕審查起訴階段退回補充偵查的壓力。

其次,嚴把退回補充偵查關口,對退回補充偵查進行必要性評估,過濾濫用補充偵查的情況,可退可不退的盡量不退。檢察機關應當根據補充偵查工作量大小、所需時間長短、自行取證可行性和偵查效果等情況衡量全案,并非一退了之,而是將退回補充偵查作為最后的選項。第一,進行退回補充偵查必要性與可行性衡量,不得以與案件事實、證據無關的原因退回補充偵查,杜絕策略性退回補充偵查。檢察官必須對退回補充偵查進行充分說理,減少退回補充偵查的隨意性,遏制將退回補充偵查作為延長辦案期限的異化做法。第二,對于在審查起訴期間能夠完成證據補充的案件,可以向公安機關發出《調取證據材料通知書》,通知公安機關直接補充相關證據并移送,不必進行程序回轉。第三,打破“坐堂問案”的辦案慣性,激發其自行補充偵查積極性,可以自行補充偵查的盡量不退回補充偵查。對于主要犯罪事實不清、證據缺陷較為嚴重,遺漏了重要犯罪事實或應當追究刑事責任的同案犯罪嫌疑人的案件,補充偵查工作量較大,所需時間較長,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較為適宜。但對于符合《指導意見》第11條規定的情形,應當優先自行補充偵查。

再次,以法律文書為抓手,以《退回補充偵查提綱》為載體,強化檢察機關對偵查取證的引導,提升補充偵查實效。司法實踐中,有的《退回補充偵查提綱》過于籠統導致補充偵查方向不明、取證目的和意義不清,影響補充偵查效果。第一,從宏觀上說,制作《退回補充偵查提綱》應當明確案件存在的問題,指出取證總體方向,便于偵查機關“對癥下藥”。從整體上寫明案件定性的考慮,遺漏犯罪嫌疑人或遺漏犯罪的情況,結合犯罪構成闡明案件證據整體問題,包括證據“三性”問題、主要證據之間的矛盾與印證問題、案件整體的證明問題等。通過法律文書說理,使得偵查人員更加明確案件證據問題及取證方向,提出的意見得到偵查人員的認真落實。第二,從微觀來看,制作《退回補充偵查提綱》應當明確列清需要補充偵查的每一條證據,結合公安機關的取證空間提出具有可操作性的指引,便于偵查機關“照方抓藥”。一是結合“案件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的起訴和裁判標準明確證明內容,將需要補查的證據內容具體化,列出具有針對性的證據清單;二是明確每一條補證意見的具體待證事實,使偵查人員明晰補證的具體理由和目標;三是明確證明方式,確認補查證據是作為直接證據證明待證事實,還是作為需要與某種證據進行印證的間接證據證明待證事實。通過《退回補充偵查提綱》將檢察引導偵查工作具體化、實效化。

做好退回補充偵查工作是一項系統工程,需要起訴引導偵查、偵查服務于起訴的新型辦案機制作為支撐?!鞍?件比”改革是一個良好的契機,以案件評價指標倒逼檢察官主動作為,積極與偵查機關溝通,形成警檢之間的良性協同互動。檢察機關在審查逮捕階段提前引導偵查工作,在審查起訴階段慎用退回補充偵查手段,壓縮不必要的案件流程,將退回補充偵查做好做細,提升退回補充偵查案件質量,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

(作者為西北政法大學刑事法學院副教授、法治陜西建設協同創新中心研究員)

[責任編輯: 佟海晴]
{ganrao}